那曲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价格快速回落养殖陷入困境生猪价格追踪记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3:52 编辑:笔名

价格快速回落养殖陷入困境:生猪价格追踪记

“每卖掉一头肥猪,就赔掉200多元” “五块一毛五一斤!” 万全县农民赵乾坤攥着一把钱在数,脸上没有表情。旁边人替他回答了笔者对于猪价的询问。 11月7日这天,猪贩子从赵乾坤的圈舍里拉走38头肥猪。赵乾坤计算,每卖掉一头肥猪,他就赔掉200多元。 “不卖?那损失更多!”猪价一直在跌,存栏不卖,不仅每天要消耗大量饲料,而且价格可能会更低。虽然加入养猪行业不到一年,赵乾坤已经明白了这个“理儿”。 他原在乡里开一间小卖部,日子过得很滋润。猪价暴涨刺激了他的神经,去年冬季,他筹资20万元到王玉庄村租地投资养猪。 万全县王玉庄村在当地以暖棚养猪而闻名,该村占地250亩的养殖小区内各种配套设施齐全,村旁还建有生猪交易市场。养猪使这里的村民很快脱贫致富,2007年,该村出栏生猪2.5万头,价格高峰时村民卖一头猪能赚1000元,很多养猪户一年就赚了十几万元。 赵乾坤眼中直观的变化是,半年内这个147户的小村就添置了40多台各式机动车辆。于是他动心了,也要养猪。在猪价峰的时候,他购进了120头仔猪;投入大量资金租地建设暖棚等设施;还聘请了一位经验丰富的村民来作技术指导……但如今他自己估算,投入的20万元中已有8万元蒸发掉了。 这位37岁的汉子被“高位套牢”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猪价会这么快就急转直下。 事实上,赵乾坤入行时的生猪价格还在看涨,并很快在今年2月份达到了每公斤17.2元的点。随后猪价连续8个月一路下滑。 明显让赵乾坤感到猪落价是在8月份,7月份收购价还每公斤15元左右呢,8月份一下子就跌到元了。进入9月份之后,生猪价格逐步跌破了12元/公斤,并进一步跌破成本。 省物价局价格监测中心公布的宏观数字则显示,今年6月份,我省生猪收购价每公斤平均15.28元,到9月份每公斤平均价格只有12.74元,下降了16.6%;同时,仔猪价格下跌明显,9月底比6月底全省平均下降了33%,有些市下降幅度多达60%以上。 猪价还会不会再跌?望着圈里剩下的六七十头肥猪,赵乾坤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冬天的严寒。 “母猪存栏激增,势必带来生猪生产过剩” “赔就赔在我进的仔猪身上了,一头仔猪五六百元,这么贵的进价,当然要赔了。”赵乾坤却把自己赔钱的原因归结为没有购进母猪,因为村里其他养猪户自繁自养,目前都还能保本。 村民王大海家就养着21头母猪,因为仔猪卖不上价,大都改成了自己育肥。现在他家圈舍中已有100头大猪、130多头小猪。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王大海养的母猪经历了“黄金时期”,每头10至15公斤的仔猪能卖到六七百元。“进入八九月份一下子降到了300元,眼下200元一只也没人来问了。” “按200元一头卖,就快赔钱了。”王大海算账:每头母猪市价多在1800元-2500元,每年需消耗饲料2500元,一年两窝能产15头仔猪,加上水电人工等各项支出,一只仔猪成本价在200元。“仔猪生下来7天就得补料,你不能眼看着它饿死吧!” 在王玉庄,卖不掉的仔猪就自己育肥,发展自繁自养,这已经成为村民多年养猪积累的一条抵抗市场风险的经验。 但这一次,王玉庄村养猪业的“带头人”王永军却有些担忧了:他从乡里得到的数据是,全乡的能繁母猪已经发展到5876头,整整比去年增加了1600多头。如果全部自繁自养,明年生猪的饲养量还会比现在增加2.5万头,照这样,生猪数量的持续增加只能使猪价持续低迷。 “母猪对于养猪户就像工厂里的设备,购置太多了,肯定不是好事。”王永军的担忧不是没有依据。 生猪生产这一产业链条上,母猪环节的膨大,势必带来全国生猪生产过剩,来自国家两个部门的数据已经同时在警告这一风险的临近。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今年上半年,全国生猪存栏4.30亿头,同比增长5.0%,其中能繁母猪存栏4378万头,同比增长12%。而农业部的数据是,上半年全国生猪存栏4.71亿头,同比增长9.4%,其中能繁母猪存栏5175万头,同比增长22.5%。 两个部门的数字并不一致,但在业内专家看来,无论那一组数据,母猪存栏数占生猪存栏数的比重都超过10%,而正常值是8%-9%。 眼看价格日跌,笔者走访发现,一些养猪户已经在减少生猪存栏,甚至不到出栏的生猪也一并卖掉,还有的动了杀掉母猪的念头。 “外资盯上‘猪圈’、房地产商改行‘养猪’” “究竟谁在影响猪价?”同时兼任万全县养猪协会会长的王永军在关注着养猪行业发生的一些新变化。 “狼来了!”王永军带领村民发展养猪致富已有十年,但“从来没见过养猪引起了那么多人的兴趣。” “你看,房地产商改行了,南京有五六家房地产商开始投资养猪了,同卖不动的房子相比,高峰时出栏一头猪能赚1000元,如果养上几万头猪,这是个诱惑。”王永军关注的目光投向了全国,他说:“我想河北肯定也有搞房地产的向这个行业迈进了,只不过不愿说出来。” 国内猪肉价格猛跌,养猪户叫苦不迭,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外资却在大张旗鼓向养猪行业迈进。 先是盛传高盛斥资2亿至3亿美元在中国生猪养殖重点地区湖南、福建收购了养猪场。随之,德意志银行斥资6000万美元收购养猪场股份的消息也被披露。 作为养猪大省,河北自然不会被放过。今年3月,英国ACMC集团携手石家庄双鸽集团合作建设的原种猪繁育基地已在晋州市开工建设。该项目规划占地1000亩,建成后将达到年种猪存栏量2.2万头,年销售量44万头,年销售收入达到15亿元的规模,其一期工程年底竣工在即。 其后,7月份,泰国正大集团与秦皇岛市政府签约,在抚宁县建立百万头生猪养殖加工项目。该项目拟建成存栏600头曾祖代猪场1座、存栏2400头祖代猪场2座、存栏2400头父母代猪场20座、存栏2000头商品猪猪场240座,年屠宰100万头生猪加工厂1座,并配套建设饲料加工厂和熟食制品厂。 “狼真的来了?”笔者发现,事实上这些“狼”还远未发展到“吞没”中小型养殖户的程度。大户的竞相涌入,正是这一轮猪价下滑的原因之一。 2007年,同楼价一样高涨、并引人关注的就是猪肉价格。当时情况下,养猪存在的利润无疑吸引了各种资本的介入。在王玉庄,就有十几位“新人”加入了养猪户的行列,其中既有市里某银行的退休人员,也有周边的一些村民。 一时间,“养猪赚钱”带动了更多的人养猪,原有的养猪户也在扩大规模,养更多的猪。在王玉庄村,今年前三季度,生猪出栏量就超过了去年一年。 “不管肉价暴涨暴跌,中间环节始终利润不菲” 一头猪连着两方,与国内生猪价格快速下滑相比,市场上猪肉价格的跌幅明显要小。 肉价过高,消费阶层会捂紧钱包;猪价下跌,养猪农户又会遭受损失。生猪经纪人杨贵海眼中,中国的养猪行业似乎更像一个跷跷板,两头都可能遭受损失,唯独中间的支点,坚挺不变。 这个中间的支点就是各地的屠宰场以及和屠宰场构成紧密联系的许多猪贩、肉贩。 杨贵海是王玉庄村早开始规模养猪的3户之一,目前他的猪圈里仍有100多头肥猪。在养猪卖猪的过程中,他当起了养猪户和猪贩子的桥梁,帮猪贩子收一天猪,能拿到一份劳务报酬。在多年与猪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发现,不管猪肉价格高低,中间环节的这个利润始终维持不变。 他举例介绍:以一头100公斤的肉猪计算,从养猪户手中收购的价格为10.4元/公斤,即10.4×100=1040元;按照75%的屠宰率计算,这头猪能宰出的肉约75公斤,猪肉平均零售价格按24元/公斤计算,售价可高达1800元。也就是说,一头100公斤的肉猪,从养猪户手中转到消费者手中,中间增值了760元。扣除必要的费税后,流通环节能赚700元左右。 杨贵海观察,村里人卖猪也会讨价还价,但依据就是来村里收猪的车多车少。车多的时候,就涨涨价;车少的时候,就落落价;连着几天不来车,无论价多低也急着卖了。 实际上,杨贵海也成了村里的“猪价信息员”,在他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就先后有3个打进来询问猪的价格。杨贵海走南闯北的经历和他所从事的经纪人角色,使他成了养猪户了解市场价格的渠道,甚至成为渠道。 此前在家里电脑坏掉之前,王大海曾一度掌握了猪价市场变动的前沿信息,他在外工作的儿女为他买了电脑,接通了线,把几个有关发布猪价信息的站设置好,王大海开机一点就能看到更大范围内的猪价信息。 那段时间,王大海感觉对市场了解了好多,但也有无奈,“也有不准的时候,上说那么高的价,猪贩子就不按那个收,咱也没办法,只好卖。” “能不能拉上车猪屠宰后自己去销售?”杨贵海曾作过这样的尝试,但发现在流通、屠宰等行业其他人已经建立的稳定关系面前,自己只有赔钱的份。 “信息的严重不对称,必然导致农民在定价问题上处于劣势。”王永军说,从多年的养殖经验来看,农民迫切需要国家建立起一整套的市场信息发布和市场预警系统,并一定要使这些东西真正落地,让农民用起来。

小程序制作软件免费
网络门店管理系统
外链建设需要注意哪些

上一篇:幻境仙子

下一篇:再登黔灵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