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曲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阵皇传奇 第五章-皇家藏书馆

发布时间:2020-01-17 21:05:15 编辑:笔名

阵皇传奇 第五章:皇家藏书馆

趴在星月怀中的仙儿看着发呆的星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目光一凝,xiǎo脸刷的一下变得羞红,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般,随即分出双手,搂上了星月的脖子,踮起脚尖,看着少主的嘴唇与自己嘴唇不过一指相隔,红唇轻启,一条粉红色的滑腻腻的xiǎo舌头缓缓的伸出,舌尖轻轻的diǎn了diǎn自家少主的嘴唇,随即仙儿的眼睛就眯成了月牙儿的形状,然后仙儿的舌尖又轻轻的diǎn了diǎn星月的鼻尖,随后在星月的上下嘴唇上来回的勾添。

星月被仙儿添得回过神来,紧紧的搂住仙儿的纤细的腰肢,一口将仙儿那粉嘟嘟,滑腻腻的舌头吸入了口中。得到了自家少主的回应,仙儿也变得更加的大胆起来,悄悄的将自己口中的唾沫渡了一xiǎo口过去。发现仙儿的xiǎo动作,星月睁看眼睛,看着仙儿眨了眨,似乎在説:xiǎo丫头,你的xiǎo动作我可都知道哦。仙儿也睁大了雾气氤氲的眼睛,看着自家的少主,无辜的眨了眨,似乎在説:少主,xiǎo仙儿知道错了。

良久,两人才分开了交织的嘴唇,看着一脸意犹未尽的仙儿,星月甚是无语,“xiǎo丫头,你还没尽兴啊?”仙儿看着星月,xiǎo脸红扑扑,老实的摇了摇头。星月看着仙儿,也甚是无语,低着头,在她的耳边xiǎo声的问道:“今天晚上你和我睡,好吗?”听到少主的话,仙儿猛地抬起头,眼中充满了兴奋,如同xiǎo鸡啄米一般,使劲的diǎn头。

星月温柔的揉了揉仙儿的长发,随后看向那些个傀儡,轻轻的将仙儿搂入怀中,赞叹道:“仙儿,你真是个天才啊,你知道吗,我想了一天,也没想到这傀儡魔法和其它魔法的不同,可是,你一下子就説出了这傀儡魔法和其它魔法的不同。你説,你是不是天才。”説着,星月紧了紧搂着仙儿肩膀的手臂。

“我不是天才,我家少主才是天才。”仙儿看着星月,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爱慕。本来也是事实,用她自己的话説:我就是喜欢我家少主,很喜欢很喜欢。

星月呵呵一笑,放开了仙儿,走到了那具黑暗傀儡的身前,看着它,皱着眉,呢喃着:“没有灵魂,没有生命,如果赋予它灵魂和生命,它会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呢?”想到这儿,当即就将星月自己吓了一跳,赋予傀儡灵魂和生命,让傀儡成为真正的生物,那就是创造生命,创造生命,那可是创世神的能力啊。在想到这儿的时候,星月眼中不禁的闪过一丝兴奋:创世神的能力?

可是,怎样赋予他们灵魂呢?怎样赋予它们生命呢?这只是元素凝结的身体,即使赋予了灵魂和生命也不会成为一个完整的生物啊。

看着自家少主眉头紧皱,仙儿悄悄的来到了星月的身边,轻轻的牵着自家少主的手,“少主,您遇到难题了吗?”星月看着仙儿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到眼睛正看着自己,“仙儿,你説怎样才能赋予它们灵魂呢?”偏着头,仙儿想了想,随后看着星月,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摇了摇头。

“嗯,”星月想了想,道,“仙儿,你用光元素攻击黑暗傀儡,记住哦,只能元素攻击,不准使用魔法。”星月是被仙儿给吓怕了。这丫头为了能让自己高兴,什么事儿都敢干。

仙儿diǎn了diǎn头,“少主,你放心吧。”説完,轻轻的抬起那双雪白修长,如羊脂白玉的xiǎo手,手上缠绕着雪白的流光,看着那具飘渺不定的黑暗傀儡,双手轻轻的向前一推,原本缠绕在仙儿那双玉手上的两道百色流光源源不断的飞射而出,相互缠绕着,射向那具黑暗傀儡。

与此同时,星月轻轻的抬起修长雪白的双手,两道蓝色的流光在他的手上缠绕旋转。随后双手向前推出,一个水蓝色,拳头大的水球在星月的身前形成。这是一级水系魔法水息之术,一般用来储存简短重要影像的。同时,星月也将自己的精神力量散发出去,笼罩着黑暗傀儡。

相互交织的白色光元素直挺挺的轰击在了黑暗傀儡的身上,源源不断的光元素不断的消磨中和着暗元素。黑暗傀儡身上的黑雾也渐渐的变淡。

在源源不断的光元素的中和消磨下,黑暗傀儡终于渐渐的消散,归于无形。

仙儿停止了光元素的输出,轻轻的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前的汗珠儿,随即看向自家少主。只见星月将一个暗蓝色的印记打入了身前拳头大xiǎo的水蓝色光球之中,随即光球变成了实体。收了那个水蓝色的光球,星月继续站在那儿,婆娑着下巴,皱眉思考。

仙儿转头看了看星空,又看了看房间中的白色大床,悄悄的来到星月的身边,低着头,俏脸通红的xiǎo声道:“少主,我先去洗澡了。”正在想事儿的星月宠溺的摸了摸仙儿的额头,diǎn了diǎn头,“嗯,去吧。”

仙儿乖巧的diǎn了diǎn头,回到了房中,看了看依旧低头沉思的星月,便走进了浴室之中。

星月低着头,思考着刚才发现的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黑暗傀儡在被仙儿的光元素中和消磨时,根本没有认为它提供暗元素,可是,黑暗傀儡却在自主的吸收空气中的暗元素来抵挡光元素,这让星月在奇怪的同时也让星月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佩服,佩服那个创造了傀儡魔法的天才。

“如果元素傀儡有一具金刚不坏的身体,在元素傀儡用完了所的元素能量后,又会自动吸满,那就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三级魔法师。试想一下,如果批量制造的话,放在战场上又会是一个怎样的效果。”

想到这儿,星月不禁的一皱眉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研究下去,如果继续下去,终的研究成果落入了那些野心家的手中,那么,会给大陆人民带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轻轻的一挥手,只留下了木之傀儡,将木之傀儡带进了屋中,坐到了书桌旁,取出了一枝羽毛墨笔,和一张附加了不腐魔法的羊皮纸,将自己对傀儡的一些发现,推测,猜想以及未来可能的发展,和改进方式一一的写入了羊皮纸中。随后收起羊皮纸,靠着椅子上,闭着眼,思考着有关傀儡的事。

一股淡淡的馨香在星月的鼻尖萦绕,随后,那晚如脂玉的xiǎo手带着diǎndiǎn水珠儿,轻轻的捏着星月的肩,“少主,您遇到什么难题了吗?”柔和悦耳的声音传入了星月的耳中,平复着他那纠结的心绪。轻轻的diǎn了diǎn头,“是啊。”

“是关于傀儡的问题吗?”仙儿一边为自己少主揉着肩,一边又问道。

星月diǎn了diǎn头,不再説话。説了也没用,仙儿又不懂这些。仙儿也知道自己不懂,于是幽幽地道:“少主,仙儿不懂这些,不能为少主分忧,可是,仙儿有一个建议,少主要听吗?”

星月diǎn了diǎn头,“説来听听。”听到少主让自己説,仙儿心中一阵开心,终于可以为少主分忧了,于是欢快的道:“少主,您可以去请教宗座大人,毕竟宗座大人被称为诸神之下人。”听了仙儿的建议,星月眼睛一亮,对啊,自己无法拿主意,可是那个神堂的宗座可以啊,毕竟她吃的盐比自己吃的米还多。

星月起身,看着仅仅只裹着一条白浴巾的仙儿,溺爱的摸了摸仙儿的xiǎo脑袋,高兴的道:“仙儿真懂事,今天都为我解决了两个难题了。”

“真的吗?”仙儿看着星月,眼中冒着兴奋的光芒,“能够帮到少主,仙儿好开心哦。”

星月将仙儿搂入怀中,轻轻的婆娑着仙儿的秀发。仙儿仰起xiǎo脸儿,一双明眸充满了盈盈雾水,看着星月,俏脸通红的问道:“少主,您,您不洗澡吗?”

星月轻轻的放开了仙儿,仙儿乖巧的为星月退去外衣,“少主,我,我到床上等您。”星月轻轻的捏了捏仙儿的xiǎo琼鼻,“去吧。”説完便走进了浴室。

仙儿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想象着昨晚的疯狂,想着想着,便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仙儿是少主的,永远都是。

“想什么呢,一个人在这儿傻笑?”星月看着仙儿一个人在那儿走神傻笑,轻轻的掀开被子,钻进被窝,搂过仙儿。仙儿也顺势挤进了星月的怀中,那充满弹性的****轻轻的压在了星月的胸膛,雪上上两粒坚硬的葡萄更是挤压着星月的胸口。

此时,星月才明白,原来,仙儿一丝不挂。仙儿扬起红彤彤的xiǎo脸儿,雾气莹莹的眸子看着星月,腻腻的道:“少主。”説着,伸出雪白的xiǎo手,为星月解开浴巾。

星月顺势一个翻身,压在了仙儿柔弱的娇躯上,轻轻的勾舔着仙儿的粉唇,贝齿以及丁香xiǎo舌。而仙儿也是紧紧的抱着星月的脖子,十分主动地回应着自家少主。

星月不停地吮吸着仙儿饱满的****,仙儿一双紧紧的夹着星月的腰,玉臂搂着星月的脖子,仰着头,明眸中的雾气早已凝结成了水滴,顺着眼角缓缓流下,粉嘟嘟的xiǎo嘴微微张开着,一个个诱人的音符随着身体的上下起伏而发出。

初次品尝禁果的两人都被那绝妙的滋味儿深深迷住,欲罢不能。直到午夜之后,累得不行的两人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看着怀中粉唇微分,不断喘息的仙儿,星月轻轻的为她擦去而上的汗珠儿,撩开了贴在面颊儿上湿湿的鬓发。仙儿紧紧的向着星月的怀中蹭了蹭,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多的贴在少主的身体上。将头埋在少主的怀中,轻轻的喊着少主的胸前的xiǎo豆豆,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这一次仙儿是真的满足了。

虽説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微的疼痛,可是和昨晚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而且这一次,自己和少主都坚持了更久的时间,而且少主还要比自己要坚持的久一diǎn:仙儿心中想着。随后,轻轻的咬了咬星月胸前的xiǎo豆豆,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这仙儿也是,平时,自己和她的身体微微一接触,她就会脸红,而晚上在床上,却是胆大无比,尽然还主动的“勾引”自己:星月一边抚摸着仙儿的玉背,一边想到。

不久后,星月就听到怀中仙儿传来了轻微的鼾声,星月轻轻的揉捏着仙儿雪白的xiǎo屁屁,缓缓的进入了睡梦之中。

外面一望无垠,深蓝色的星空似乎也因为星月与仙儿****的生活而感到害羞,悄悄的拉来了片片乌云,挡在了自己的生前。

电闪雷鸣后,哗啦啦的雨水冲刷着这片天地。

清晨六时左右,星月从睡梦中醒来,透过魔晶门,看着外面大雨瓢泼的天空,随后又看了看怀中呼呼大睡的仙儿,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便准备起床穿衣了。即使是雨天,也不能阻挡星月每天养成的习惯。

身边的仙儿“嘤咛”了一声,随后缓缓的睁开了那双迷人的美眸,看着身边坐着正在穿衣的星月,一下子扑到星月的怀中,被子也从她的身上滑落,露出了雪白细腻的身体,紧紧的搂着星月的脖子,伸出丁香xiǎo舌狠狠的舔着星月的嘴儿。“少主,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呢?”

星月看着一丝不挂的仙儿跪坐在自己的身前,轻轻揉了揉仙儿的xiǎo脑袋,宠溺的道:“仙儿,你知道‘娜美娅’吗?”听到自己的少主提娜美娅,娜美娅可是如今天辰帝国的前身古巴比伦帝国一位帝王的宠妃。

就是因为古巴比伦的那位帝王宠幸娜美娅,以致国事无人打理,帝国终灭亡。聪明伶俐的仙儿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少主的目的呢。“对不起,少主,仙儿知道错了。”

“仙儿,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一起,不是吗?”星月轻轻将低着脑袋,双手放在xiǎo肚子前的仙儿搂入怀中,笑着説道。仙儿轻轻的搂着星月的腰,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感动的泪光,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嗯,少主,仙儿要永永远远的和少主在一起。”

星月紧紧的搂着仙儿,“会的,我们会一直的在一起。”听到了自己少主的承诺,仙儿微微的挣脱了星月的怀抱,开心的道:“少主,仙儿伺候您穿衣吧。”説着,便摸出了床上昨晚解下的浴巾,当着星月的面裹在自己身上,随后站起来跳到地上,为自家少主取来衣物,伺候着自家少主更衣。

轻轻的为星月理平了衣襟,仙儿满意地看着自家少主俊美的面容,拍了拍雪白的xiǎo手,“好了,少主。”星月看着仙儿也只是裹着一条白色浴巾,下身也只是将私密处儿刚刚遮住,白花花的都有许多露在外面,饱满的****更是露出了一半。

“仙儿,我昨天问你的问题你没想吧?”星月突然笑问道。听到星月的问话,仙儿抬起头,眨巴着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自家少主,“少主,这都怪您,您昨晚不停地那个着人家,您让仙儿怎么想嘛!”説道后面,仙儿的脑海中又不自觉出现了昨晚那一幕幕旖旎的画面,xiǎo脸蛋儿唰的一下便涨得通红,如同一个熟透了红苹果。

星月搂过仙儿,在她那红彤彤的xiǎo脸蛋儿狠狠的亲了一口,顿时引来了山儿的不满,捂着自己通红的脸蛋儿,“少主,这可不是苹果哦!”星月轻轻的拍了拍这个有着妖精般迷人的面容,清泉般纯净的气质,阳光般活泼的性格的贴身xiǎo侍女。

“我去晨练了,昨晚真是辛苦我们家xiǎo仙儿了,你多睡一会吧,今天不用给我带衣服来了。”仙儿看着星月,鼓着腮帮子摇了摇头,“仙儿伺候少主怎么会累呢!好了少主,仙儿在休息一会儿,少主白白啰,等会见了。”説着,仙儿笑嘻嘻的又钻进了被窝之中,露出了一个可爱的xiǎo脑袋在外面,笑眯眯的看着星月。

雨如同瓢泼一般,自天空中倾泻而下,哗哗的大于遮挡住了人们的视线,远处的森林若隐若现。

星月持剑,静静的站立在雨中,任凭雨水落到自己的身上,不远处,身著白色纱裙的仙儿手持白色雨伞,怀中抱着一套白色的干净衣袍。

感受着一滴有一滴雨滴怕打着自己的身体。星月微微的闭上了眼睛,似有所悟。如果,剑招也如同雨水一般,一滴一滴,接连不断的攻向敌人。。想着想着,星月便舞了起来。仙儿看着在雨中轻快舞剑的少主,爱慕的眼神溢满了眼眶。

。。

星月穿着衣领、袖口上镶着黑边的白色长袍,自浴室中走了出来,看着一旁满眼笑意,乖巧等待的仙儿,开口道:“仙儿,为我准备马车,我想要去帝都的皇家藏书馆一趟。”“嗯,少主,我这就去。”仙儿欢快的答应。

布莱恩驾驶着由四匹骏马拉着的一辆华丽的四轮马车,在道路上飞快的行驶着。天空中下着瓢泼大雨,仙儿打开车窗,兴奋的看着雨中的森林,脸上是抹不开的笑意。

一边的星月这是闭目沉思,他已经想明白了,他是一定要将那傀儡魔法弄得个明明白白,透透彻彻的,甚至那些个一系列的想法他也会去尽全力实现,半途而弃可不是他的为人。

马车缓缓的驶进了帝都,雨中的帝都街道上并没有多少行人,原本就宽阔的街道此时显得更加的宽阔。“少主,我们是去星王府吗?”车厢外的布莱恩询问道。“不,布莱恩叔叔,我们先去皇家藏书馆。”

皇家藏书馆位于帝都克纳尼亚的西北角,十分的靠近木神殿的分殿。皇家藏书馆对整个大陆的人都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去阅读里面的书籍,当然了,一些十分珍贵的典籍是没有的,比如説禁忌神术,禁忌魔法咒语等一些书籍是没有的,这些珍贵的书籍只有在神殿或是神堂才能看到。

不一会儿,马车便行驶到了一座巨大的建筑门前,建筑全身由白色的巨石堆砌而成,尖塔形的屋dǐng上雕刻着许许多多的雕塑:手持圣剑的六翼天使;跨坐在独角飞马上英武的骑士;展开着巨大龙翼,翱翔天际的巨龙。

整个皇家藏书馆起码有三四十米高,一共分为了三层。以中间的大门为界,两边对称,彰显着人们对于对称美的认知与欣赏。皇家藏书馆的门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在雨幕的遮掩下,竟然让看不到广场的尽头,一根根巨大的石柱有序的屹立在广场上。

济南流产的医院
长春看儿童银屑病的医院
NK细胞免疫大揭秘,治疗癌症并非虚言?
清远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肇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