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曲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熟悉的路陌生的愫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2:54 编辑:笔名

编辑荐:人说,回忆太长,已经懒得去回想了,时而久了也就忘记了,亦或记不清了。我说,回忆自己长了脚,它太调皮,只是跑开了而已。

许多年都没有走过的路,今天不经意间却走到了这里,是巧合?偶然还是天意?世界太大有时又小的什么都成为了偶然。从初刻意的躲避到现在的释然,恍然如梦,只当做是一场枉顾吧。试着翻起脑海里的旧时光,站在已然陌生的气息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仍旧飘着月季浓郁香气的空气,让人着迷的气味从鹅黄,粉色的花蕊里飘出,微熏着空气,一切都好像你就在我身边的样子。回忆这座桥,突然拉进了我和你的距离,我仿佛就在这里,从未离开,也从未走远。

一路的走,一路的看,眼睛里映出的全都是秋天的光景,秋风劲扫,叶落纷纷,几片落在肩头,几片蜷缩街角。冷风吹过来,不禁裹紧身上的大衣,手插进衣摆两侧的口袋里,细细摩挲着掌心,摩挲着曾经写进掌心里的一个歪斜的名字,这一姓名连同这条路一起烙进心里生了根,在没有阳光,没有雨水的地方悄悄地生长,却没有人知道它生长的那样迅速,那样的炽烈。

人说,回忆太长,已经懒得去回想了,时而久了也就忘记了,亦或记不清了。我说,回忆自己长了脚,它太调皮,只是跑开了而已。

白驹过隙,眼眸略过它的翅膀,沾染上的灰布满了眷念,却又无处安落,流浪在夜色里暗淡了薄凉的希望。我知道,悲恸忧忆的眼泪是拉不回想要到远方的脚步的,消不掉的还有隐藏在脚步声里的匆忙,仿佛满街还回响着那急促的脚步声。美人蕉在凉风里艳丽地盛开,依然弱不禁风,我却不敢认真地观看,只怕眼睛不小心迷了风沙。

我过了许多年没有你的时光,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那短暂的日子却是留在心间美的留白,不说不念不想也不怨,只剩安静的瞻望。许多年都没有走过的这条路正在慢慢消失,心间荒了的草也会同这回忆一起慢慢枯萎,腐烂,终究谁也走不回这里了。想起你,亦或是不再想念,仿佛都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在不同城市里过着不同的生活的我们早已被时光判了死刑。

不射精症病症的具体讲解
昆明癫痫医院哪好
云南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