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曲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蔡梦洁从中医人生看自己

发布时间:2020-02-15 19:18:23 编辑:笔名

蔡梦洁:从《中医人生》看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我与《中医人生》这本书的相遇也许一种偶然,或许更是一种既定。那几日闲来无事去逛图书馆,猛然在书架看到了娄绍昆老先生的《中医人生——一个老中医的经方奇缘》这本书。心中很多疑问浮了出来,一个老中医有什么样的经方奇缘?是什么促使他学了中医?他对中医有何见解?他在学习中医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在种种疑问的驱使下,我开始阅读《中医人生》。我觉得它不同于一般的回忆录,而是娄先生思考中医,思考经方的记录。初学中医的迷茫,名师指点的豁然,交友切磋迸发学术火花的激动,都在书中娓娓道来。仿佛娄老就在身边用浅近平时的话语与你讲述与分享他的故事。感觉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感同身受。我觉得任何人读这本书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就算同一个人那怕在不同时期读这本书也会有不同的感受。如果你不懂中医去读它,那么你会领略到的是一个坚韧的民间中医师在基层摸爬滚打的励志故事。如果你初学中医并且喜爱中医去读它,那么它会为你去魅解惑。如果你已经是一个临床医师去读它,那么你会获得更多的诊疗思路和治疗秘诀。初读本书时发现自己初学中医时所产生的那些困惑竟和娄老异曲同工。不由得有了那么些许窃喜。初学中医时的自己,根本不相信什么阴阳五行可以来指导临床实践,毕竟我是接受了将近十年“现代科学”教育的人。当然更相信被量化的数据和理论。大一刚上来学习《中医基础》时,心中不禁困惑中医真的科学吗?不知道药物成分,不了解人体构造,就单凭阴阳五行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就可以把人的疾病给治好了?但在这本书中我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答案:一次娄老问他的父亲:你认为中医真的科学吗?娄老的父亲对娄老说“不要用‘科学’来问难针灸学,问难中医学,而是要在中医与针灸的疗效面前来问难科学。问问它,为什么不能解释解释中医与针灸疗效的背后的机理是什么?”忽然感觉自己的思维原来竟然是错位了。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中医是否真的科学?大多数的人们认为中医不科学是因为他们喜欢拿西医的一套理论来衡量中医。但在我看来,本身是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所成就的不同的医学,本身就没有其可比性。不能强硬的拿来主义似的生搬硬套。中西医各有所长,可以相互配合,并非一定要处在两个对立面上。运用的一句话:就是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不管中医还是西医,他们的目的是相同的,那就是治病救人。不管是03年的非典,还是临床上的肿瘤治疗,亦或是对于精神疾病的治疗,中医都有其成功的案例支持,并非空穴来风。对于我们无法解释的事情,就一定要判定它是错的吗?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也许是我们对自然了解的太少了。我们应该承认,中医可以越过西医学中的病因、病理、病位的这些层面,直接进入更深的层次。中医和西医互相争执“中医是否科学”完全是无意之争。我们为什么不把争论这个问题的时间用于临床科研和救死扶伤上。不管是中医或是西医,他们的宗旨只有一个就是为人类健康做出贡献,不是吗?一个中医走到哪,哪儿就是一个医院。这是为什么我会选择中医并热爱中医的一个原因。我印象中的医生应该是敏于事而慎于言,做事平实,考虑周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而我呢,喜欢冒险,喜欢幻想,做事忽视细节,先干后想。我真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但是书中的一句话如同一阵清风吹来,令人头脑为之一新,让我对自己的未来又充满了莫名的的遐想于憧憬。他说“艺术界正需要坐得住冷板凳的人,中医界也渴求有勇气的思想者。”对于初学中医的我来说,对中医的认识和见解还远远没有前辈们那么深刻。但是我却有一段从不懂中医到深爱中医的经历。我记得当时自己报考中医院校,全家人都是投赞成票的,就是觉得中医不用依托医院也可以看病,那么我学成以后家里人的健康就有了保证。还记得当时二哥说的一句话:“我看中医这个行业不错,你看那些医生,两眼一闭,两腿一盘,两手一搭,钱就来了。”当时只觉搞笑,现在细想竟是对中医错误的理解。他们都把学习中医想的太过简单。之前只听别人说,学医苦,学医累。直到我来到中医大才真切的感受到中医的博大精深。学习中医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不说平时学习有多么紧张,不说书上晦涩难懂语句,连读都读不通顺;也不说每到考试周的前一个月我们是如何彻夜苦读,单说一个切脉就不知要积累多少经验,搭过多少人的脉象,才仅仅好像会区分什么是弦脉,什么是滑脉。而你现在学的东西说不定过几年就被推翻了。你在书上所看到的知识,到了临床,老师才会告诉你原来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病人才会出现书上的典型症状。我真的曾一度怀疑我们全家人把我给“坑”了。周围的同学知道我学了中医,慢慢的开始有朋友问我一些日常小病的治法和养生方式,为了满足他们的种种“要求”,明白自己的知识根本满足不了他们,我就开始去图书馆查阅各种书籍来弥补自己的不足。当我一次又一次解答了他们的提问,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小小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让我开始爱上了中医。当经历了我们医院见习,看着很多患者因为中医高超的医术而使他们康复,一家人团聚、欢笑的时候。我忽然很感谢家里人帮我做的这个决定。我相信每个中医的背后都会有一个不同的中医人生,每个中医的人生都是不可复制的。看着《中医人生》这本书,看着娄老的中医人生,我开始憧憬和创造属于自己的中医人生。选择虽易,坚定不易,且行且珍惜!李道政老师评语:本文运用朴素白描的语言,句句戳中要害,直面中西医多年来存在的问题。文章行云流水,可以感受到作者把自己完全的融化在文章之中,体会中医演变的过程,也是很多人认识中医的过程。有机会和指导老师——李老师见面真的是一种莫大的荣幸,李老师很多观点也给我更多的启迪,特把与指导老师讨论的录音整理如下:讨论中医是否科学,其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在2000年,中科院院士张功耀在上组织万人签名活动要废除中医中药,要求两年内中医从医保中退除,上有很多人纷纷跟风。可以看出还是有很多人反对中医中药,这股力量不可小觑。随后2003年的非典接踵而至,改变了舆论的导向。西医面对这突如其来变异的病种根本无法招架,的治疗手段便是运用大量的激素。现在看来这种方法无异于饮鸩止渴,产生了很多后遗症,典型的的便是“石膏骨头”。骨头的韧性很低,几乎一碰就碎。与此同时在广州也组织了一批医疗团队来研究治疗非典。18个人的团队其中14个人都是学习中医的。当中医介入治疗之后,发现效果很好,大大降低了非典的死亡率。中医药学是我国劳动人民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不断探索总结而发展起来的一门科学。其中积累了大量的战胜瘟疫的成功经验。值得注意的一个实例,广州中医药大学附二院有两位护士长受非典感染,且病情严重。其中之一停用抗生素、激素,采用纯中药治疗,结果完全康复;而另一位坚持用抗生素,结果不幸死去。中医中药再一次用事实向世人展示了它的震撼。还有一个事件的发生同样使中国人开始重视中医,那就是韩国人申请端午节为非文化物质遗产,同时表明下一步有意向申请韩医,并说张仲景是韩国人。日本人同样对中医也是虎视眈眈。这才使中国人猛然的意识到如果中医中药我们再不去好好传承,他将会离我们越来越远。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认为中医是不科学的呢?我想这大概是因为这些人对于中医和西医没有一个客观的评价。中西医结合这句口号也是一个伪命题。中西医不可能做到结合,只可能做到取长补短,互相配合。中西医好比是油和水的关系,油和水不可能会完全融合,如果去搅拌他们,也许他们会变成乳化剂,但是如果不搅拌他们,油还是油,水还是水。中西医不可能结合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文化不同。中医的基础是“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讲究大自然的阴阳变化。《道德经》中也提到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从中可以看出中医的科学来自自然,又回归于自然。中国的文化是从大处着眼。西方医学建立在解剖学和细胞病理学的基础之上的。西医解剖学讲究“眼见为实”,对于看不见的东西是不予承认的。西医治病寻找病原,以直接对抗的方式“以夷制夷”。 而中医辨证施治运用卫气营血和三焦辨证理论,通过症状锁定疾病。换句话说,任何疾病,只要你有临床表现,中医就可以据此拿出一套治疗方案。尽管这种暗箱取物的方式在今天看来颇有些玄机,但《古文观止》中也曾提到“月晕而风”表明任何本质的东西都是通过现象达出来的,中华民族五千年生息繁衍的历史证明了其科学性。中药治病并非是对病治病,而是要调动你全身的自愈能力,改善身体内环境。真正的好医生开方,没有一味药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病而开出针对的药,而是找出其对应的原因而开方。中医治病不是对抗而是疏导。中医和西医就好比馒头店和拉面店,虽然同样都是用面粉,但是却没有可比性。争论中西医那个科学与否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对于中医不能量化而西医能量化真的可以成为中医又一缺点吗?但是我想中医不能量化不是他的缺点,反而是他科学性的表现。例如简单的岔气会造成胸胁疼痛,西医的拍片看不出来,查血也化验不出来。但是病人就是痛,你能说他没病吗?试问此时西医可以量化吗?这个时候中医的辩证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无非就是气郁所致,运用破气方法便可治疗。中西医之间应该是殊途同归,目的是一样的,只是过程不一样罢了。中医的文化全部来自于实践,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践出真知。

扬州市江都人民医院怎么样
宜都市妇幼保健院
贵阳有没有能治癫痫的医院
河南的癫痫病医院
邢台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