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男子帮忙代购印度抗癌药被捕百余病友联名求

2018-12-06 18:18:25

男子帮忙代购印度抗癌药被捕 百余病友联名求情

对话人物:陆勇,46岁,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

对话背景:为方便数千名白血病病友向印度制药公司汇款购药,患有慢粒性白血病的陆勇在上买了一套信用卡。几千位白血病患者通过他提供的方法购买被我国法律认定为 假药 的抗癌药。

但因为这套 非法信用卡 ,陆勇在2014年7月被沅江市检察院起诉,案由为 妨碍信用卡管理 和 销售假药罪 。为将陆勇从刑事处罚中解救出来,已有几百位病友及家属联名签署呼吁书,表示陆勇在店购买信用卡并提供给印度制药公司,行为确实违法,但是他并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客观上更没有造成对社会上任何一人的危害。 我们呼吁相关司法部门不要惩罚我们这种自救的行为,并请给予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服药存活率能达到95%

华商报:你的案件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陆勇:湖南沅江市法院原定于今年11月28日开庭,我当时正在上海住院检查,就向法院申请延期开庭。前几天律师还问我身体情况怎么样,我目前还有两项报告没有出来。等这边处理完了,我们就向法院申请开庭。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得白血病的?都做了那些治疗?

陆勇:2002年,医生推荐我服用瑞士诺华生产的 格列卫 这个药。这个药是2001年上市的,当时进入中国不到一年。

我当时一边服药,一边在做骨髓配对。但我听说做骨髓移植之后,5年的存活率只有60%。也就是说100个患者去移植,有1/3的患者能完全康复;还有1/3因为后遗症或复发,还要常去医院;还有1/3可能就病逝了。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因为服药比较安全有效,存活率能达到95%,所以我就放弃骨髓移植。我现在都还在吃药。

华商报:听说你组建了一个病友群?

陆勇:2004年4月,我建立个慢粒白血病互助群。一开始群里有100多人,后来群慢慢扩大,现在有5个群,成员加起来有三四千人了。我们刚开始组建那个群的时候,群里只有两个人是吃 格列卫 的,其他人都是做化疗。

格列卫 治疗效果很好但国内很贵

华商报:这个药的疗效这么好,为什么别人都不吃呢?

陆勇:因为太贵了,每个月要花2.35万元,医保不报销,而且是要终身服用。在刚得病的那两年,吃药加其他的治疗费用下来,我就花了六七十万元,把家底都掏空了。那时候我刚开始创业,主要靠我父亲开的小厂维持生活,我父亲一年也只能挣到十几万,所以长期吃 格列卫 是吃不起的。而其他人服用的化疗药物,虽然副作用很大,但一个月只需要一百多元,如果再加其他治疗费用,每个月只需两千元左右,而且化疗药物医保是可以报销的。

华商报:因为 格列卫 太贵,你才开始寻找其他药品代替的?

陆勇:是偶然发现印度的仿制药的。2004年,我看到一篇英文报道,说是韩国那边的慢粒性白血病患者吃印度产的 格列卫 ,很便宜。后来,我的朋友在日本一家药店买到了这款仿制药。当时吃从日本买的药,一个月只需要花4000元,而且效果也不错,我的经济压力一下子就减轻了很多,我很高兴。于是我就根据药盒上的联系方式联系给印度的制药公司打。从印度直接买这种药,每个月只需要花3000元。于是我就开始在群里向病友们推荐这种药。后来因为买药的人多了,几年来这个药的价格一直在下降。去年9月份,如果一次购买一定数量,算上邮费什么的,平均每个月就只需要花200元了。

从印度买药很麻烦

华商报:当时从印度买这种药,麻烦吗?

陆勇:还是很麻烦的,需要去大银行,填写购汇申请单、国际电汇单,然后向印度方面打款,再把打款凭证发给印度公司,等钱到账之后,他们才把药发过来。这种程序对于熟练的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很多表格是需要用英文填写的,很多白血病患者是农民,很多人不懂英文,这对于他们来说就很难。

华商报:你和群里的病友一开始都是各自向印度买药吗?

陆勇:一开始是各买各的,因为买药的人多,而买药程序很麻烦。2011年,印度制药公司派人到中国来开立一些银行账户,方便中国白血病人汇款,然后他们通过这些账户把钱转到印度。

但因为银的安全问题,银行卡经常需要升级,印度那边需要经常派人到中国开户行来处理,就很麻烦。他们就提出,能不能借用一些中国病人的个人账户来转款。开始他们用的是云南两个病友的银行账户,他们每个月给这两个病友提供免费的药物。但时间长了,那两个病友担心交易额度太大,会给自己带来风险和麻烦,就拒绝了。印度公司就给我打(因为我是国内早跟他们联系的病人),希望我能给他们提供一些收款账户。我就从上买了3张信用卡,但我只用了其中一张。我这次被起诉,就是因为这三张卡。

华商报:当时为什么不用你的卡呢?你不知道买卡是违法的吗?

陆勇:我之所以不想用个人的卡,一是因为很多病友都认识我,我不想让别人说闲话,误会我从中牟利,我要避嫌。而且我当时不认为这是违法的,因为这些卡都是真卡。直到被警方带走,我才知道是非法的。

华商报:大概有多少个病友通过这个账户汇钱?

陆勇:每个月都有一千多个。

华商报:你个人没有从中获利吗?那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呢?

陆勇:是因为我也是一个病人,很多患者今天还在见面,明天可能就不在了。我的家庭条件当时还算可以的,尚且吃不起那些药。我知道没钱治病有多难。我想帮助那些像我一样的病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果能帮助更多的白血病人买药,可以使印度公司更有动力去积极地研制新药。

其实我只是提供了这几张卡,病友们往卡上打钱,印度公司收款。我没有赚取任何差价,也没有收取过任何手续费或劳务费。要说获利,可能就是印度公司每个月给我免费提供药物,但现在这个药每个月只需要花200元,我的公司已经走上正轨、再加上我爸留下的厂子,一年收入上百万不成问题,这个药免不免费我并不在乎。

没有其他途径可以买药

华商报:你了解过有什么合法途径可以买来那种药吗?

陆勇:没有其他途径。2006年,我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一位志愿者,曾经去印度这家制药公司考察,印度的基础建设很差,但他们的制药水平很高,在世界前三位。他们研制的这种仿制药相似度能达到99.97%。很多韩国和日本的病人都在吃这个药。韩国和日本都有白血病协会,他们把患者要买药的钱都集中到一个账户里面,通过这个账户汇到印度。

华商报:中国有可能这么做吗?

陆勇:我也搞不清楚,印度制药公司的人也来过中国,发现没有大批量进入中国的可能。我在想,为什么日本、韩国都没发生过这种贩药的事情,只有中国有这种事情?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被抓的?罪名是什么?

陆勇:我是2013年11月21日被带走的,今年3月19号被取保候审的。警方开始要求我交300万元才能放我,我们家拿不出那么多钱,我的家属去谈条件,交了80万。病人买药的钱没有一分钱到我的口袋里,我根本不存在退赃的问题。他们后来起诉我的罪名是 妨害信用卡管理 和 销售假药 。

若被判刑会继续上诉

华商报:自从你被抓之后,你还在买这种药吗?其他病人买药受到影响了吗?

陆勇:我现在买药是汇钱到印度的账户,其他病人也是一样的。这样的话,我们汇钱的成本会增加很多,每次国际电汇费是200元,还要加美国中转行的手续费。

华商报:你对自己做的事后悔吗?

陆勇:如果可以时光倒流,我还会这么做。国家的政策不可能覆盖到每一个患者。我做这个事情是补充政府政策的不足。我帮白血病人牵线搭桥买廉价药,我个人没有获利,更没有对任何一人造成伤害。

华商报:如果真被判刑怎么办?

陆勇:如果被判刑,我会继续上诉。做这个事情被抓,我确实是想不通。

华商报:对于这件事情,你希望向社会呼吁什么?

陆勇:我希望呼吁全社会的人关注癌症患者。,我希望对于一些昂贵的进口药物,能不能通过国家谈判的办法,把药的价格降下来。比如 格列卫 在中国的价格是全世界的。同样的药在美国卖2200美元(约合人民币1.36万元),在中国却需要花2.35万元人民币。第二,我希望更多安全有效的药物能够进入医保报销目录。如果医保能够报销一部分,大家都能吃得起正版药,也就不需要买仿制药,也就不会有我这档子事了。第三,希望通过社会的基金会等组织解决一部分医药费问题,能尽量减少患者的负担。 华商报王黎莉

杭州大金空调专卖店
滚轴式洗车机
电镀电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