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中美能源合作轮廓渐明节能与清洁合作渐入轨

2019-02-22 00:18:19

中美能源合作轮廓渐明 节能与清洁合作渐入轨道_节能+清洁

“中国已经启动了在‘十一五’期间降低能耗的雄心勃勃的计划,这值得赞赏,但落实是个大问题。”{TodayHot}3月中旬,美国助理能源部长凯伦哈伯特(Karen Harbert)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接受《财经》采访时说。

此前几天,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十一五”开局之年的节能降耗和减污的目标未能实现。

或许由于对中美两国在能源问题上面临的挑战十分清楚,哈伯特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下死命令有时就会有此尴尬”。

“能源之星”来到中国

用中国国家发改委能源所能源专家周凤起的话来说,中美两国能源结构有着“惊人的相似”:美国和中国分别为世界能源消费和第二大国,都依赖能源进口,两国国内煤炭资源丰富。同样基于这个看法,{HotTag}哈伯特认为,中美两国在能源方面面临的机会和挑战非常相似,双方在多个领域可以开展合作。

哈伯特表示,美国现在对能源效率非常关注,不论是电器标准、汽油标准,还是提高家庭、办公室建筑、工业的能效,美国有许多经验可以与中方分享,一些方法可以立即影响能源消费而不影响经济增长。

3月19日,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中国标准认证中心(China Standard Certification Center)与美国环保署正式签署“能源之星”协调互认谅解备忘录。据此,中标认证中心将与美国环保署选择部分产品进行试点,开发相互认可的统一的节能认证技术规范,协调认证实施程序,实现企业一次申请,获得中国和美国认证;并在试点的基础上,逐步扩大协调互认的产品范围。

“能源之星”是由美国环保署和能源部共同推广实施的节能产品认证标志,在美国公众中具有较高的认知度,并已成为普通消费者购买耗能产品的主要决策依据之一。美国政府要求政府必须采购“能源之星”认证的产品,并以法律形式要求联邦及各州对“能源之星”认证的产品进行补贴,刺激消费者购买节能产品。

随着“能源之星”认证项目成功运作,其影响力逐渐扩展到美国之外。据美国能源部站介绍,2006年,“能源之星”帮助消费者节约了超过价值140亿美元电费,相当于70个电厂的能源消耗,减少相当于250万辆汽车排放的温室气体。

作为中国实现“十一五”节能降耗目标的两个手段之一,提高能效是中美双方投入很大力量合作的一个具体领域。此次签署的“能源之星”协调互认谅解备忘录,可算是两国在提高能效方面合作的一个成果。

目前中美之间在能源问题上也已形成多层面的对话体系。中美能源政策对话已经连续举办两届,不定期的中美石油天然气工业论坛也已经举办七届。美国能源部还与中国国家发改委、中国科技部、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等部门在具体项目上合作。哈伯特认为,过去与中国政府有非常有建设性的讨论和合作,“我看未来只会继续和更好,挑战在于讨论要有结果。”

哈伯特表示,中美正在开展合作的领域包括战略石油储备、煤炭利用以及核电技术领域等。她透露,目前中美两国研究人员正在中国合作建设首座无污染排放电厂项目。

能源安全:两种路径

在能源问题上,中美之间一个绕不开的分歧,是中国企业在海外敏感地区投资收购油气资产的活动。

2006年,中国石油公司频频传出在伊朗寻求投资的消息,包括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投资160亿美元开发伊朗北帕斯天然气田;中国石油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从伊朗进口液化天然气(LNG),且其母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投资36亿美元开发伊朗南帕斯天然气田。加上2004年时中伊签署的中石化参与开发伊朗亚达瓦兰油田和购买LNG的备忘录,中国三大石油企业已经全面进入伊朗。

而此时,正是美国力促联合国制裁伊朗之时。中国几家企业的投资活动立即引来美国国内的关注,甚至美国国会传出要审查中海油投资的呼声。哈伯特亦明确表示对中国石油企业在伊朗投资的关注,她称,不应该做任何事来增强伊朗寻求获取和成就核计划的力量。

或许正是由于伊朗面临的国际政治不稳定因素,中国各石油公司在伊朗的投资都尚未达成正式合同。据《财经》了解,中石油从伊朗进口液化天然气的项目仍在谈判中,签署合同日期已经比原计划推迟。3月24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747号决议,升级对伊朗的制裁措施。这也意味着中国企业在伊朗投资的前景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在美方看来,中美两国在能源安全的理解上尚有差异。在2006年底于北京参加首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期间,美国能源部长伯德曼已经提及这一问题。他表示,能源安全的定义是能够获得这些资源,并不一定要去拥有它。

哈伯特对《财经》重申,美国对能源安全的看法,在于能“获得”(having access)可靠、可支付、安全的能源供应。在她看来,中国的看法有所不同,是对能源供应的“拥有”(owning access)。

哈伯特认为,市场是决定供应和确定价格的方法。如果依赖市场供应,实际上拥有获得广泛能源供应的途径。“现实是美国也做不到拥有经济所需的全部资源,中国也做不到。不论是中海油,还是其他企业来拥有这些储备,中国也做不到拥有所需的全部能源——这是做不到的,在经济上这也不可行,这样做只会大量消耗中国的经济。”

在中国能源专家看来,中美两国能源政策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即实现能源供应多样化。只不过在寻求海外收购能源资产时,中国作为一个后发国家,在市场选择上并没有太多空间。此外,2005年,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欲收购美国优尼科(UNOCAL)公司时,又遭遇美国国会的政治压力阻挡。“——你想让中国企业到那里去呢?”周凤起反问道。

尽管存在分歧,哈伯特认为,中美双方均表示认同的,是要确保对开发石油的投资。随着石油储藏地的投资环境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中美双方需要共同努力,确保市场开放、透明,能吸引到有资金和专业经验的企业。“如果有国家对投资封闭,我们就得担忧这些资源无法进入全球能源市场,这将损害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共同合作。”

哈伯特认为,对于这一点,中美之间正取得理解,“我们相互正取得理解,依赖市场原则是有价值的。”

对于中国正在建设的战略石油储备,美方一直给予高度关注。在2006年参加中美首次战略经济对话期间,伯德曼就曾予以提醒:战略石油储备的用途,是在未来一旦出现石油供应中断时投向市场,而不是用于干预市场价格。

哈伯特更对《财经》表示,美国支持中国建设战略石油储备,并希望可以与国际能源署(IEA)协调。“由于中国在能源市场和经济上的重要地位,与中国一起协同反应非常重要。”

气候变暖挑战

目前中美在能源领域合作与分歧互见,而新的巨大挑战正在到来。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世界和第二大能源消费大国及温室气体排放大国。随着2006年10月民主党重掌美国国会,以及气候变暖问题正在成为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的重要议题,香港数据研究顾问公司龙洲经讯(Dragonomicc)分析师葛艺豪(Arthur Kroeber)认为,不论下一届美国政府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都将会把应对气候变暖列入日程表。

布什政府的态度已经发生松动。2007年年初,布什发布年度国情咨文,首次将能源安全与气候变暖结合起来,称美国对石油的依赖对两方面都造成威胁。布什提出在未来十年间,通过发展可再生能源、开采国内石油资源,将美国的油耗减少20%;同时,在未来20年间将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增加1倍,至15亿桶,以预防石油供应紧急中断。

尽管布什仍然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但是美国各界对于气候变暖讨论已经渐趋热烈。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热门人选麦凯恩(John McCain)2月在华盛顿举行气候变暖的讨论会,并邀请着名的英国“斯特恩气候报告”的作者、前世界银行经济学家尼克斯特恩爵士演讲;美国企业界开始争相以节能形象示人,如沃尔玛超市提出在所有连锁店中更换节能灯泡,使用太阳能屋顶;今年年初,更有十家美国大型企业号召制订法律,于205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60%;等等。

下一届美国政府执政时,也正值中国步入“十一五”计划的两年。葛芝豪认为,届时中国的节能计划可能会遇到来自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压力。“十一五”规划纲要提出,中国将在此期间实现节能降耗20%、污染减排10%的目标。据此,2006年至2010年间,平均每年中国需要实现节能降耗4%、污染减排2%的目标。

但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6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能耗同比下降1.23%。据国家环保总局数据,2006年,中国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别同比增长1.9%和2.4%。“十一五”开局之年两个年度目标均未实现,势必进一步加大了未来四年的挑战。

3月5日,中国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十一五”规划的目标不能改变。此外,中国今后不再提年度节能减排指标,而是要对五年的目标实现情况总体评价。

此前,国务院批复了国家发改委报送的《关于报请审批下达〈“十一五”期间各地区单位生产总值能源消耗降低指标计划〉的请示》。根据这一文件,中国将把能耗降低的指标分解到各个省份,五年间,各地的单位GDP能耗将下降12%到30%不等。这些指标将被层层分解,一直落实到地市县和重点能耗企业。

对于此举能否凑效,哈伯特认为,单靠行政手段并不一定能达到目标,而是需要财政、税收奖励,需要向工业部门表明提高能效可以节约资金的意义,让民众参与和了解如何提高能效。“的方法是自愿,我们以各种方法激励消费者来实现改变。”。

凡晨组合与日本仍有差距脚踏实地重要2
freestyle阿圭罗斯通斯现身派对合
成语请君入瓮的主人公是谁请君入瓮故事简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