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山西13家电厂获省财政10亿元借款

2018-12-13 23:17:38

山西13家电厂获省财政10亿元借款

近日,山西省部分陷入困境的发电厂终于盼来了帮扶措施:山西省委、省政府决定,除了已经采取调整电价等政策措施予以支持外,对生产经营比较困难的9家央企和省外在晋火电企业,由山西省财政给予10亿元的借款,并由山西省煤炭厅组织煤炭企业增加1000万吨的重点合同电煤供应。

尽管统计局数据显示,山西省今年前三季度的原煤产量同比增加了21.3%,发电量增长7.3%,但缺煤却是山西省部分发电厂的心病。继今年8月次联名请求帮扶后,山西省中南部13家电厂于11月6日再次向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递交《保电供暖、迎峰度冬请求帮扶的紧急请示》。

这些发电厂守着产煤大省却连呼“存煤量不足,缺煤停机状况严重”?现在山西省财政的10亿元借款,能否解决发电厂面临的问题?山西省部分发电厂的“寒冬”就快过去了吗?

帮扶措施只能缓解一时

今年4月,山西省入电价每度上调3.09分,但是山西省中南部的13家电厂仍然高兴不起来。

13家电厂在《保电供暖、迎峰度冬请求帮扶的紧急请示》中说,“今年4月上电价上调3.09分钱后,受煤价上涨、贷款成本上涨和缺钱、缺煤影响,13家电厂6~10月仍然亏损16.77亿元,平均度电亏损9.02分钱,较1~4月度电亏损增加了1.33分钱”。

据了解,这13家电厂在今年1~10月亏损32.89亿元,至今累计亏损141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111%,资不抵债企业数量上升至10家,永济、运城电厂因缺煤连续多月全厂停机,漳山、漳泽等电厂开机率不足50%。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建伟对说:“13家电厂反映的情况是真实的,现在发电厂的经营确实困难,亏损情况很严重。”

“前几天煤供应上了,发电机组运行起来,这几天又停了。煤无法供应,只有停机。我们也不想停,但是买不起煤怎么办呢?要是没电,我也没办法。”山西榆次热电有限公司经理余志伟对中国青年报说。

据了解,中南部13家电厂平均到厂标煤单价达到816.95元/吨,单位燃料成本占到上电价的83.30%。

12月1日,全国范围内调整电价,山西省上电价每度上调2.95分钱,但该省部分电厂还是称“难以解决现在的主要问题”。

“资金链条还是断的,每度电上调2~3分钱不管用。现在要解决资金和煤的问题。我们现在还是担心煤价是否能控制,燃料成本能不能降下来。”山西运城发电有限公司经理王英说。

李建伟也认为,目前山西入电价的再次上调仍然无法扭转省内部分电厂的亏损局面,“至少电价要上调4~5分钱,有些电厂才能不亏钱,有的电厂甚至需要上调1毛钱才不亏本。”

“这次国家发改委上调电价的力度已经很大了,从全国范围内看对发电厂扭亏很有利,这相当于给电力企业600亿元的补贴。如果山西发电厂还是觉得不够,那么对于这个煤炭大省来说,导致目前电厂亏损主要的问题就不在电价上了。”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林伯强告诉中国青年报。

对于山西省中南部13家电厂来说,相比于国家发改委上调电价,他们更期待山西省政府能解决他们的难题。“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钱和电煤,我们一直希望山西省能给我们资金补贴,能保证电煤。”余志伟说。

这一次,山西省政府没有让这些发电厂空等一场。据了解,山西省财政给予生产经营困难的发电厂的10亿元借款正在拨付中,借款数额将视各家发电厂经营困难情况进行安排。王英介绍,山西运城发电厂这次获得了1.35亿元左右的借款,资金问题暂时得以解决。

这些发电厂更关注的是山西省政府承诺的1000万吨重点合同电煤如何到位。“我们这次可以拿到123万吨左右的重点合同电煤,但是各大煤企能否保质保量和按价给付?对这,我们心里还是没有把握。省政府是下了很大决心,可是我们担心措施能否真正执行到位。”王英说。

林伯强认为,如果山西省政府下决心去执行,应该是可以帮扶这些企业的,毕竟政府掌握着大型国有煤矿。不过,目前的帮扶措施终究只是缓解一时的困难,到明年这些发电厂有可能还会遇到问题。

“电力改革还很遥远,现在可行的做法还是实行‘煤电价格联动’,而且要形成常态机制。”林伯强说。

煤电矛盾催生“煤电联营”

除了国家发改委上调电价以及请求省政府帮扶外,也有一些深陷亏损境地的发电企业寻求“自救”,其中一条路径便是“煤电联营”。在煤电矛盾一直无法破解的情况下,煤炭和电力行业的有关人士提出通过“煤电联营”来缓解“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冲突,从而来维护能源稳定和安全。

山西漳泽电力公司是这次13家“上书求援”的山西中南部电厂之一,同时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漳泽电力2010年巨亏达7.49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亏损5.4亿元。如果公司今年不能扭亏的话,明年很可能被“ST(特殊处理)”。

在停牌4个多月后,漳泽电力于10月28日发布公告。公告称,通过资产重组的方式,大同煤矿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临汾宏大将持有漳泽电力6.23亿股股份,占漳泽电力总股本31.99%。资产重组完成后,大同煤矿集团将取代央企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投)成为漳泽电力的控股股东。

这是五大电力集团出让旗下深陷亏损的火电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例,也是山西省煤电联营的又一案例。但在中国青年报联系漳泽电力公司要求采访时,该公司有关人士称,“现在有关‘煤电联营’的问题不宜公布。”

自1989年华能伊敏煤电公司试点“煤电联营”以来,一些电企和煤炭企业对“煤电联营”进行了尝试。目前,全国存在多种联营模式:煤炭企业控股和建设电站的“神华模式”,电力企业办煤矿的“鲁能模式”以及电力集团集中控股的“伊敏模式”等。

在2008年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国际煤炭博览会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赵希正表示:“鼓励煤炭和电力企业通过参股联合等多种形式,实现煤炭和下游产业经济协调发展”。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行业报告显示,今年1~7月,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五大电力集团的电力业务合计亏损74.6亿元,同比增亏82.7亿元,其中火电业务亏损180.9亿元,同比增亏113亿元。央企已经不堪火电亏损之重。

不过,在“煤电联营”呼声上涨的同时,也有一部分业内人士和专家提出,煤电矛盾的终解决只能依靠理顺煤电市场机制,“煤电联营”只是解决煤炭供应紧张的权宜之计,而且在推进过程中,面临着各种问题。

在电力企业普遍亏损的形势下,林伯强认为,“现在明显是煤企强,电企弱,如果一定要说煤电一体化,那也是煤炭把电厂吃掉。”

一吨煤的成本究竟有多少

“山西省的煤,我们都买不起了,只好去陕西和河南买煤,价格会低一些。”山西省南部一家发电厂的相关人士对说。

一吨煤的生产成本到底有多少?一位煤炭企业的负责人向介绍,煤炭企业的设备条件、开采面积以及煤的品类不同会造成煤的生产成本的差异。总体来说,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之后,现在的煤企多是大型煤矿企业。现在生产一吨焦煤,材料费一吨的成本是100元左右,人工成本为80元左右。加上其他成本,算下来一吨煤的总成本约200多元。电煤的煤质比较差,生产成本还会再低一些。“但一吨煤在出矿之后,煤炭企业还要缴纳税费,所有的税费会加在卖给下游用户的煤价里。”

山西省南部某县财政部门负责人告诉,“煤炭企业要缴纳的税包括增值税、资源税、城建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土地使用税、印花税、车船使用税等十种税。比如2号煤一吨单价700元左右,税费约占219元。低组煤一吨单价450~500元,税费约占140元。”按此推算,税费约占煤价的三成。

除了税费,煤炭企业还要缴纳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和行政性事业收费。山西省可持续发展基金在今年标准吨煤提高3元,其中动力煤(电煤)每吨18元,无烟煤每吨23元,焦煤每吨23元。在行政事业性收费方面,据山西省的一位县财政部门负责人介绍,矿区资源费、企业管理费、矿产资源补偿费、排污费等11项,合计起来一吨煤要交21.25元。

李建伟说,由于山西省内煤炭多是公路运输,相比于铁路运输,成本会高3倍左右,这也是导致山西省煤炭成本高的原因之一。

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在《保电供暖、迎峰度冬请求帮扶的紧急请示》中建议,山西省“开通电煤绿色通道,使电煤产、销直接衔接,减轻电煤中间环节成本,提高采购效率”。

一位电厂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电企无法直接与煤企签订合同,当中必须由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经手,收服务费、管理费。在山西省,市级煤炭运销公司的收费大概是15~25元/吨,县级煤运公司收费很可能达到30~50元/吨。

山西南部某县运销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山西省《关于停止收取煤炭运销服务费和管理费加强公路煤炭运销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从2011年9月1日零时起停止收取煤炭运销服务费和管理费,“之前电厂需要通过运销公司来买煤,我们会收取1%的管理费和2%的服务费,但是现在不能再收费了,而且发电厂也可以直接跟煤炭企业买煤。”

此次国家发改委出台的煤电调控措施中,有一项就是要清理各地针对煤炭征收的各种政府性基金和收费,降低煤炭企业经营成本。

国家发改委规定:“除国务院批准设立的矿产资源补偿费、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以及依法设立的对煤炭征收的价格调节基金外,省级以下地方人民政府自行设立的附加在煤炭上征收的所有基金和收费项目,必须在2011年12月31日前自行取消。已依法设立的基金、收费项目征收标准合计低于每吨23元的,不得提高;没有设立的不得设立。

“现在一部分收费被取消是好事,我们盼的就是这些规定都能执行到位。”山西运城发电有限公司经理王英说。

地暖空调
液压接头配件
挖坑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